栏目导航
LOL下注app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LOL下注每日新报:四十二斋“家记忆” 海棠书院新网红(图)
浏览: 发布日期:2021-11-07

  LOL下注本报讯(记者 单炜炜)即将到来的人间四月天,天津大学又将迎来新一年的海棠季,校园里,也增添了新的“海棠景致”:鹏翔公寓对面,新建起了海棠书院;西门的四十二斋外卖餐厅换上“海棠·印象”的新装。

  在海棠季开放日对外营业的书院,寄托着学子们的遐想,而全新的外卖餐厅却承载着天大师生在学校食堂中的“家滋味”记忆,同时,四十二斋逐步完善的“北洋菜系”,也将勾惹起跨越时空的天大记忆。

  “四十二斋的外卖,给老师们提供了相当便利的就餐服务,一直以来为天津大学教学科研事业发展起到了支撑作用。”这是天津大学精仪学院博士生导师、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刘铁根教授对于四十二斋的评价。

  刘教授是恢复高考首届毕业生,在天大留校工作快40年。“上世纪90年代,分房到了四季村,后来又搬到了新园村,都距离四十二斋很近。”刘教授说,天津大学北洋园校区建成后,自己所在学院留在七里台校区,“所以上班、下班必定要从四十二斋招待所路过。”

  “有一段时间,我的夫人在北京工作,当时我常常一个人吃饭。所以自己在家开伙很不方便。”刘教授说,学校曾在七十年代有过教工食堂,但后来取消了。“而四十二斋的外卖窗口,其实起到了教工食堂的作用。”刘教授说,其实他和不少老师,对于口味并不挑剔,“但四十二斋招待所的外卖,给了我很多惊喜和便利。”

  最早这里的外卖只是一个小亭子,刘教授像很多教师及附近居民一样,大多是买回家或者买到办公室去吃,“中午11点到12点。”和学校大食堂不同,这里的家常菜的小炒外卖,还真有些家的滋味。“大食堂不做豆角,这里可以吃到。还有芹菜、牛肉、狮子头……菜品不算多,但也时常调换。”干净卫生有保障,关键是“热”,吃到嘴里不是温乎的。

  很多老师,常常压缩吃饭时间,把更多时间留给教学和科研,有时候在外卖窗口买了当时就吃,总占用四十二斋招待所的“正厅”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于是招待所在餐厅和外卖亭子之间搭起了顶子、安排下了座椅,让大家能坐着吃,随着周边幼儿园、住宅区居民的需求,也添置了早点和晚餐的外卖,中午外卖的时间也延续到了1点半。“这于我们,更是极大的方便了。”

  选择外卖的种类也在变,“年轻时,我总买大鱼大肉来大快朵颐。这些年,岁数大了也有些讲究了,比如会注意吃得素净一些。”但是,最喜欢的鱼不曾“放下”,而且这也很有营养,“我在外卖买过瓦罐鱼和招待所里餐厅里的,完全是一个味道。”刘教授说,这就说明四十二斋“里”“外”一致,所以自己吃得放心。去年,外卖窗口增添了各种面食,尤其是今年餐厅又装修一新,点几个包子或烧饼,来碗粥或汤,或者拉面,刘教授说,所以外卖餐厅,更像是一个“综合小饭店”了。

  四十二斋始建于1984年,原是天津大学的干部培训楼,四十二是延续学生宿舍的楼号而得名,1991年成为“天津大学四十二斋招待所”,如今对外正式的名称是“天津大学会议接待中心。”四十二斋的副经理古燕介绍,四十二斋可以说是天津大学建筑的一个缩影,而天津大学的海棠节也属于天大的文化符号,两者相结合“海棠·印象”就愈显意境。

  2004年从天大环境学院建筑环境与设备工程专业毕业的赵宝明,在毕业后的同学聚会,常常定在学校的海棠季,外地同学住宿、聚会用餐就选四十二斋。当他看到外卖餐厅新装修的大门,用上“海棠·印象”字样,打趣地说:“看海棠依旧,走当年旧径。以后,我们可以将重逢称作海棠聚会。”

  “有一次聚会,安徽同学问,北洋全家福是不是就是天津的传统的全家福?这可是来源于徽菜的李鸿章杂烩。”赵宝明说,李鸿章、洋务运动以及北洋大学之间当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向餐厅询问了一下,还真是有关联。“在保证菜品的质量和餐厅服务的同时,我们也正打造和完善属于天津大学的‘北洋菜系’。”古燕如是说。

  北洋菜系,从菜单上就可窥一斑,有“北洋系”的北洋全家福、“津味”的小海鲜以及津门四喜碗、麻花鱼、罾蹦鲤鱼,还有“西式”的俄式红烩牛肉、法国培根卷……兼容并蓄却都有来历和天大息息相关,餐桌上的校园历史文化故事,是别样滋味在口也在心。

  外卖餐厅新装修的墙体,具有天大的浓缩景观:卫津路的东门、第九教学楼……让时尚的气息中透露出属于天大自己的历史文化气息,让天大建筑、海棠意境、大学文化能通过四十二斋这样一个窗口,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天津大学的文化和气质。

  “第一次在四十二斋大餐厅吃饭时,就先被印有校徽的餐具惊艳到了。”网名“喵喵多拉A梦”甚至感受到了做菜师傅的“情结”:“你看,酱牛肉的盘子上还配了雕刻的天大标志性建筑——‘北洋大学堂’纪念堂呢……”

  管理与经济学部2015级工商管理专业的张金乘告诉记者,自己知道“最早的”海棠书院,还是2016年天大海棠校园开放日时,文化活动展的名称,“后来是一个集人文讲座、网络课堂、社会文化实践的平台。”书院二字本就彰显着浓厚的文化气,作为天大人,对海棠情有独钟。张金乘说,自己的一个学长曾说,这个海棠书院的原址曾是天大有名的北洋书畅所在,“那可是传说中,曾经集聚着学兄学姐们友情和爱情的校园圣地。”

  张金乘说,好多同学还有一点点小私心,“图书馆、自习室的关闭时间大多在晚上10点前,别看书院在晚间也只是错后了1个小时,但这个吸引力可是蛮大的。”

  未开先红,红的是海棠情结打动人,文创餐吧里的环境也吸引人。先是书多,随处可见书,甚至一个小舞台的台阶也是镂空分格,可以摆放图书。与图书大厦等机构都有合作,保障图书质量和更新速度,“虽以卖为主,但相当比例拆封书供学生阅读。”在书院的孙锐老师介绍,总会找到你喜欢的那一本。书院还邀请了部分学生来体验海棠书院的台式简餐和小西餐。舞台、投影仪、麦克,“小卷门”放下,内间别有洞天,北洋光影等几个社团已经和书院商议在这里举行社团活动的具体时间。“一代代天大学子对海棠是有情结的,海棠书院的定位也就成为集图书、西餐、咖啡、酒吧于一身的文创餐吧。”

  在海棠季开放日,满校园的海棠盛景,到生命科学学院楼前海小棠雕像,还有海棠书院、四十二斋的“海棠餐厅”,以及学三、学五网红食堂——这在张金乘看来,已是可以用手机就拍出美美哒的海棠季校园游路线了。